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天水新闻>>天水>>正文

“兰天”、“阳光”资助贫困大学生侧记
(2005-8-1) 有位读者读过此文 来源:天水日报 郭德峰 成雄  打印本页

爱心照亮求学路

图为捐资仪式现场 配图:天水在线

  这是一份沉甸甸的爱心,这是一份沉甸甸的礼物。

  7月27日下午,一阵适时而降的雨给酷热难耐的夏日带来一丝清凉,让人感到十分惬意,而市政府西大厅会议室则被浓浓的爱心包围着。在这里举行的民营企业资助特困大学生捐资仪式上,兰天房地产开发公司、金色阳光实业总公司分别出资3万元,资助孙文清、杨金莲等6位寒门学子每人1万元,以帮助他们完成大学学业。

  对于受助的每一位学子来说,1万元会救活他们可能夭折的美好前途,会让他们如愿以偿地跨进高校大门,去圆他们追逐了十几年的一个梦,会让他们在以后更好地回报社会。

  其实,资助者和受助者在此之前素昧平生,是市委常委、副市长冯沙驼的牵线,是本报的关注,更是超越亲情和血缘的爱心,才使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7月22日,本报刊登了《寒门高考尖子生 难越贫困这道坎》一文,对刚刚被全国重点大学录取的原秦安县一中学生孙文清、李家真,原甘谷县一中学生李海龙由于家境贫困,没有一分钱的学费这一情况作了报道。文章见报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冯沙驼立即作出批示,并联系企业以寻求帮助。

  兰天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张建友、金色阳光实业总公司总经理王宏生获悉这一情况后,都表示愿意出资3万元资助3名寒门学子。后来,孙文清、李海龙、李家真和秦州区的特困学子王瑞学,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的杨金莲,清水县的刘知琪每人获助1万元。

  在捐资仪式上,孙文清的父亲孙丑丑不停地抹眼泪。这位被病魔折磨了好几年的人,曾为女儿感到骄傲过,也曾为女儿的巨额学费一筹莫展过。今天,当女儿的学费终于有了着落后,他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这位朴实的农民,用很朴素的几句话感谢党和政府,感谢资助孙文清的民营企业家。

  刚刚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的孙文清,回想起高中生活的艰难,百感交集。她说,她永远忘不了去年哥哥收到西北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父母亲没有一丝欣喜却充满忧愁的眼神。随着哥哥学费的增加和自己参加高考时间的临近,家里那种难言的压抑,为了逃避这种压抑,也为了给哥哥挣点学费,高考前她曾到西安打工,是老师将她从陌生的社会又拉回到学校,给了她又一次描绘自己理想的机会。高考成绩公布后,家里人并没有感到高兴,相反,全家人则有一种沉重的感觉。就在她们全家人感到绝望的时候,是党和政府,是民营企业家,是新闻媒体,还有社会上许许多多的好心人给她们带来了希望。

  对于17岁的李家真来说,7月27日是他最幸福的一天。这位从小便缺失父爱的孩子,遭受了太多的不幸。小时候,当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幸福地趴到父亲背上时,他只能一个人走在狂风暴雨中,任凭雨水加着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长大后,他将过多的委屈深埋在心里。高考成绩公布后,为了凑齐天文数字般的学费,他的母亲四处奔波,而每一次都徒劳无获。就在他们一家人倍感无奈时,爱心为这个缺少顶梁柱的家扫去了阴霾。李家真说,党和政府、社会各界如此关注贫困大学生,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习呢?

  杨金莲是一位腼腆的女孩,和孙文清、李家真一样,她家里也非常贫困。杨金莲的父母都有智力障碍,他们面对北京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巨额学费,只能在那里傻笑。杨金莲和她80岁的老奶奶明白,几万元的学费对这个贫困潦倒的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杨金莲手足无措的时候,爱心把温暖送到她的身边,替她解决了她们家解决不了的难题。杨金莲说,在贫困大学生艰难的求学路上,她们并不是孤苦无助。在大学里,她们只有刻苦学习,将来好好工作,才能对得起对她关注和关心的人。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

  贫困大学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在求学路上的每一步都走得那么沉重、艰难。然而,贫困大学生也是一个普遍的群体,在我们身边,经常会有他们留下的一声叹息。

  魏虎林是甘谷县一中的一名应届毕业生,今年高考成绩为617分,被北京邮电大学录取,但这张录取通知书却让魏虎林一家难有一丝笑容。

  魏虎林一家6口人,奶奶已是87岁的高龄,身边离不开照料的人。魏虎林的父亲是甘谷油墨厂下岗职工,12年前的一场意外事故使他的脚与腿几乎分家,医生只能用钢管将腿脚连起来,并告知家属,等肌肉重生得差不多时,再动手术把钢管取出来。可父亲为了省钱,再也没去医院,至今腿脚不灵便。但为了家里的生计,他还得四处打短工,来支撑这个困难重重的家。

  魏虎林的母亲是一位农村妇女,患上甲亢病却无钱医治,而且,她还要拖着病身子当保姆、打零工,晚上还要趴在缝纫机上缝水泥袋子。

  看着家里的窘境,魏虎林的哥哥为了早日挣钱,考入甘谷油墨厂技校,但毕业之时,油墨厂即将宣告破产,无奈之下,他又考入华中农业大学。2003年,魏虎林的姐姐考上燕山大学,今年魏虎林又考上北京邮电大学,这对于一个已负债累累的家庭来说,他们真的已经没有办法可想。

  像魏虎林一样的寒门学子,几乎在所有的学校都有。据秦安县一中副校长杨茂林介绍,该校在今年上线的540多名同学中,至少有20多人面临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家里拿不出一分钱的学费。

  据市教育局一位负责人介绍,大学生的贫困是从高中阶段开始的,因为高中阶段是非义务教育阶段,每学期学费、书费、杂费等加起来要1000多元钱。这样,3年下来就要6000多元钱,这对于许多农村家庭和一些城市贫困家庭来说,实在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尤其对一些家庭特殊、生活相当困难的家庭来说,更是如此。而读完大学的学费就要2万多元,对于许多贫困家庭来说不堪重负。

  这位负责人说,我市一年有10多万人参加高考,有5万左右的人被录取,其中至少5000人家庭相当困难,学费存在很大困难,但全市一年受到资助的学生,最多也只有50多人,占贫困大学生的1%。

  令人欣慰的是,在一些贫困大学生的求学路上,他们并不孤单,总有许多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和个人对他们伸出援助之手,帮助他们顺利完成学业。

  天水商业大厦股份有限公司从1996年资助许应川上大学起,至今已资助了90多人,资助金额达50多万元。商厦人一次又一次的义举,照亮了一个又一个贫困大学生的求学路。

  通过几年资助贫困大学生的经历,天水商业大厦股份有限公司已建立了一套比较完善的资助运行机制,从报名到填表,从现场调查到最后赞助,商厦人都尽量做到他们的钱资助了最应该受到资助的人。同时,他们制定了一系列制度,要求受资助的大学生必须考取全国重点大学,有秦州、麦积两区的城市户口,父母双方下岗或属城市特困人口。

  公司企业品牌管理部主任李彦龙近几年一直负责公司资助贫困大学生的工作,对于每一名受资助的学生,他都能叫出名字,对于每一位受助者,他都十分熟悉其家里的情况。在这些受助者中,有些人已走向工作岗位,开始回报社会。李彦龙认为,替政府分忧,为百姓着想是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尽管公司每年都要花十几万元资助贫困大学生,但这笔钱花得值。

图为捐资仪式现场(图中左三为兰天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张建友) 配图:天水在线


  他们需要全社会关注  

  每到6月,常常会听到学生家长这样的感叹:“考不上难,考上了更难。”

  曾把孩子能考上大学视为光宗耀祖,支撑门面的农村家庭,何以到如今把孩子上大学看成是家庭的包袱甚至累赘,原因就是农村家庭的低收入和高校高收费两者之间形成的反差太大。

  在大学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二百三百贫困户,千儿八百刚够用,两三千元是扮酷,四五千元真大户!”。那么,一个大学生一年要花多少钱?以上海某大学生为例:其月平均生活费500元,其中餐费240元,通讯费30元,书费100元,其它生活用品费130元。这样的消费处于中等水平。不同的大学生消费情况不同,男生的餐费可能高一些,大约240~400元不等。由于教学工作的多媒体化以及人与人交往的密切,电脑、手机、mp3、数码相机等往往也需要购买。总之,这样加上每年1200元至1600元的住宿费(标准四人间),5000元左右的学费(民办学校要更高),一个大学生每年的花费至少要一万元,这也是一个在校大学生的刚性开支。一万元在天水比一个城市居民全年的平均收入还要多,相当于一个农村家庭全年的平均收入的两倍多。

  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各类高校中需要经济救助的大学生高达20%左右,即每5个大学生中就有一个特困生或贫困生。为了不让一个贫困生因经济困难而失学,为了帮助这些贫困生顺利完成大学学业,方方面面都伸出了援助之手,兰天房地产开发公司、金色阳光实业公司为孙文清等6名优秀学子资助6万元圆了他们的大学梦,天水商厦股份有限公司自1996年开始,目前已资助贫困大学生90多名,可以说,这些企业已尽到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并为企业救助贫困大学生树立了榜样。然而,相对于众多需要救助的贫困大学生,社会无偿捐赠可谓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所有贫困大学生的经济困难。又由于捐资助学是一种自觉自愿行为,随机性很大,使得救助资金得不到有效保障,也使得受助严重不均衡:有些贫困生得到了高额或多次资助,而有些贫困生却得不到任何资助。

  还应该看到,采取无偿捐赠的方式救助贫困大学生固然值得称颂,但其中的一些问题已逐渐显现。据报载,青海省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于2001年捐出20万元救助贫困大学生,可是两年来没有一个受助学生给公司写过信,公司于是停止了捐赠;四川省某中学一位善良的张师傅,他提供的“免费餐”在六年时间里帮助80多名贫困生跨过荆棘,其中77人走进了大学校门,然而这些受过资助的贫困学生没有一个人以任何方式向张大爷表达过感激之情。天水商厦股份有限公司也遇到了同样的尴尬,已故原董事长郭天跃曾感叹:“有些被救助者自得救助后便杳无音信,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一方面是捐赠者的积极性因为一些贫困生的“忘恩”而受到影响,另一方面是一些贫困生在接受捐赠的同时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这两方面的矛盾和尴尬似乎还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解释贫困生越来越多的现象,要牵扯到1998年这一里程碑样的年份。这一年里,中国高校实行招生收费全面并轨,把免费上大学的制度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筒。大学抬高金钱门槛的同时,1999年5月,国家教育部又宣布高校扩招。高校教育制度的调整,使贫困大学生成倍增加。并逐渐形成一个人们关注的社会问题,如何解决?一是要加大国家助学贷款的力度,简化办事手续,使其更具操作性;二是要建立专门机构,收集各大院校实施的奖学金、助学金以及免学费、勤工助学等信息,使贫困大学生获得更多的资助机会;三是设立贫困大学生救助基金,统一接受捐助,统一实施救助。四是对于贫困大学生的救助,在政府加大投入的同时,应逐步将无偿救助转为有偿救助,受助学生参加工作后再分批偿还救助金,以实现救助基金的滚动发展。

   
最 新 图 片
缺少资金“东方艺术雕塑馆”麦积 1亿巨资“包装”麦积山进世遗 天水市保护古树名木的调查与思考 邓宝珊--积极抗日的爱国将军 全国残疾人坐式排球锦标赛9月在天 请为天水晚报投一票 "我最喜爱

相 关 新 闻 相 关 专 题
·穆斌资助贫困生张宁圆了大学梦
·“兰天”“阳光”出资6万资助特困大学生
·“我要上大学”行动启动 惠及甘肃43个贫困县
·台商捐资援建甘肃省八所学校教学楼
·北京陆华公司捐款40万建设山村小学
新 闻 评 论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天水在线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天水在线留言板发表的言论,天水在线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

 评论内容:

 (最多300个字符)
  查看评论

  本月热点
·访秦安县委书记陈天雄
·1亿巨资“包装”麦积山进世遗
·“天水母婴双亡案”一审判决接生大夫赔3万元
·天水市气象台发布橙色高温预警信号(8月2日16时)
·天水市2005年8月份气候预测
·我市召开申报“较大的市”工作汇报会
·缺少资金“东方艺术雕塑馆”麦积山遭鸟抓鼠咬
·麦积山角逐《中国国家地理》“最美”评选
·宝天高速公路天水段征地提前完成
·千里寻踪追逃犯 众志成城擒凶顽
·天水成功堵截百余川猪
·天水市保护古树名木的调查与思考
·东方百合落户甘肃天水
·深切缅怀邓宝珊将军
·国道310线牛北公路2005年7月份水毁情况说明
·我市外贸进出口创新高
·忌惮夺命猪瘟甘肃天水“遣返”百头四川猪仔
·中纪委副书记刘峰岩来我市考察
·穆斌资助贫困生张宁圆了大学梦
·我市农产品唱响名牌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