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人文天水>>正文
穿过唐月宋水的甘谷古树(组图)
(2015-7-9 8:40:57)  来源:兰州日报 作者:甘谷县扶贫办  王琪  打印本页

 

(六峰镇觉皇寺唐槐)  

 

  远古时代的甘谷,一定山清水秀,草木茂盛。不然,人祖伏羲为何选择在此仰观宇宙、俯察品类,秦人始祖为何决定在此经营马政、兴旺人丁;不然唐朝的杜甫为何写下“羌童看渭水”的诗句,伏羌的诗人又何以发出“曙转星河钟漏催,冀城山色似蓬莱”的感慨。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大地生长着草木的传奇,天空闪烁着圣人的光芒。三皇之首伏羲首先在这里点亮文明的曙光,关西孔子石子率先在这里传播儒家的文化,秦人始祖在这里卧薪尝胆,厉兵秣马,三国姜维在这里虎帐谈兵,九伐中原,人面鲵鱼瓶在这里震惊世界,盛唐大佛在这里绝尘出世。然而,这一切却都被一棵棵来自于不同朝代的,至今依然茂盛生长着古树记录着、传承着。

 

  古树,它不是历史,却记载着历史;年轮,它不是时间,却雕刻着时间。

 

 

(武家河乡玄龙山古槐)

 

  历史的烟尘,不知湮灭了多少高才雅量的风流人物,唯有那一棵棵扎根于大地的古树,虽流经岁月的风霜,却依旧盘根错节,经年不息,直到活成一个地方的一道风景、一段历史。在甘谷,最让人们津津乐道的古树是那两棵老寿星似的巍巍唐槐。一株禅定在地处甘谷东大门的觉皇寺院内,一株挺立在县城中心的粮食局(原报恩寺)院内。两株古树,像一对饱经风霜的兄弟,一位处繁花而不世故,一位受香烟而不高深。相传这两株古槐,是唐王李世民当年西征陇右时亲手所植,已在岁月的大路上走过了1300多个春秋,曾和李白一起沉醉过唐朝的明月,曾和杜甫一道汲取过唐时的清露,至今依旧枝繁叶茂,那密密麻麻的树叶,足以畅纳凉之兴,那灿若冰玉的槐花,亦足以助赏花之雅。

 

  如果说这两株唐槐是甘谷古树中最古老的树,那么屹立在文庙大殿前的这四株宋柏,就是甘谷最儒雅的树了。四株参天古柏,犹如四位谦谦君子,四位仁人志士,碧染苍穹,顶天立地,听风卧雪,与云持步,在凄风苦寒的逆境中不露畏难